新年随记

2022/2/2

控制不了的情绪,就随它吧。不在,不再。

再新的一年,其实也没感觉有多新了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向阳还是沉寂,满意还是失意,也许、大概、可能也都变成了 嗯。

很多事还是要做,还是得做,还是得不得不做。

少年,他日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; 青年,满岸春江柳,萦絮漫情愁,若能添得花香袖,自有群蜂乱芳羞; 成年,合目了无梦,展眉见餐丰。